「人命无常呼吸间」对我来说一点都不假,因为罹患心肌梗塞,
三年来已发作了二次。事后仔细回想,我身受的痛苦不正是我帮忙
家里杀猪时猪所受的痛苦一样吗?
民国八十二(一九九三)年,由于当时担任埔心镇代表的
张金文先生找我帮忙推车,原本我已感冒,体力不佳,
在使劲推车之后,我的心脏绞痛而倒了下去。
据 张代表事后告诉我,当时我已呈休克状态,若没立刻急救,
就已推定为死亡。那时我外表虽然死了,但心识的感觉
却仍然存在,心绞痛再加上四大分离,感觉就如同
佛说的「生龟脱壳」浑身痛苦,所以在此奉劝大家要时刻念佛,
临终才能不失正念。
当张代表将我载到他家等待救护车时,他喊家人的叫声和他们
之间的对话我也听得清清楚楚。由于我曾预先交代他们念佛,
因此张太太和他母亲都来帮我念佛。 奇妙的事在此刻发生了,
他们所念的一句句佛号,竟然在虚空中出现
一波波的光明,而我人也立刻觉得轻松起来不再痛苦。
我又注意到每一个人念佛所产生的光明在 亮度和时间都不一样,
其中可能是张太太平时有做早晚课的缘故,较为明亮、持久。
在他们引导下使我忆起念佛,我才发现自己念佛的光明特别亮,
也最久;《地藏 经》说别人帮我们做的功德七分只得一分,
真是一点也没错。
在身心交迫的当时,幸亏能有他们助念的光明和引导正念念佛,
使我不致于痛苦、慌乱。当救护车送我到詹心脏医院时,
因病情严重医院不敢收留,再转送到伍 伦综合医院时医师
见我已回天乏术,告诉陪我来的张代表说:需要有直系亲属
签切结书,院方才愿意施救。张代表听了之后很气愤的和医师理论,
意思是等家属来的 话,救活的机会就更渺茫了。
此刻我听他们的对话,心急之下忘了专心念佛,送我来医院的
又只有张代表一人,没人帮忙念佛,失去了佛力加被。
这下可惨了,我立刻感觉到自己一直往深处 堕落下去,
速度之快就像坐云霄飞车,一直堕落,好像到了寒冰地狱。
越到下面是越黑越冷,全身上下犹如万刀割身,
佛经上曾说「风刀解体」应该是形容我那时的 感受吧!
庆幸的是我平时念佛的种子,在千钧一发时起了作用,
万分痛苦之下,现前一念,哀喊出一句「阿弥陀佛啊!」
(事后我这一声大叫的佛号,医院的人都听到 了)
不可思议的是,在此刻我眼前立刻出现了一个小光点,
再紧跟着念「南无阿弥陀佛」时,光点马上放射扩大到整个前面。
人轻松了,眼睛张开,我也醒了过来。
大伙睁大眼睛看着我,还不晓得我已从鬼门关前走一圈,
死里逃生呢!(节录自《回归莲花的故乡》)
彰化县员林镇中山路一段六五号 张锡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