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善人说他有一天, 有两个年轻的少妇手里都抱了小男孩来看他。

刘善人问: “ 孩子得的什么病?”

“ 肝胆管堵塞。” 两人都回答说。

刘善人看这两人脸孔样子长很相像,个子也一样, 动作也相似, 像姐妹似的。
他便问道: “ 你们是姐妹吗?”

“ 不是。” 一个说是从海口来的, 另一个是从广东来的。

“ 你们长得很相像, 孩子也得同一个病, 那说明你们同一个性格。”刘善人说。

两个少妇不明白老人家的意思。

刘善人说: “ 你们的伦常道行颠倒了!”

两人都不懂什么是伦常道。

刘善人说: “ 你们婆媳之道行反了,婆婆是媳妇, 媳妇是婆婆了,你们全靠老人侍候你们。
你们本应侍候公婆,所谓的 “ 在家孝父母, 出嫁孝公婆 ”,
孝敬公婆, 尊敬丈夫, 和大姑, 和小姑,和妯娌,睦宗族, 和乡邻。你们在这方面做的不好。”

广东的少妇说: “ 我婆婆不让我做饭,我怀孕了,她更不让我做了。”

刘善人说: “ 净让她侍候你 ?”

“ 对啊, 让我保胎啊!” 少妇说。

“ 看你保的什么胎?” 刘善人说。

“ 那怎么办?”少妇问。

另一个来自海口的少妇也说  :“ 我也是净我妈妈侍候我的。”

“ 我告诉你, 这就是伦常颠倒了, 老的变小的, 小的变老的,孩子保证来的是假的!就像钱似的, 那是假钱啊,
这是假人, 就因为你们做人做假了,你们把人生本位丢了,你们本应孝敬父母, 可是你们不孝敬父母, 反而让父母为你们服务。”

这时, 两个少妇都明白了, 都哭了,大哭, 哭了好几个小时。

她们都说:“ 我们都假了,以为有福了, 可享福了。”

这不是福, 实际上是罪苦。

“ 我们的孩子能不能好?” 她们问道。

“ 你们要反思好了, 你的孩子很快就走了,因为他缺一项, 肝胆管堵塞, 很快就走了。”

后来, 其中一个少妇告诉刘善人, 她回家八天, 孩子走了。另一个回家十天, 孩子也走了。
我们要行孝, 做好本位的事, 别颠倒伦常了。